hj4wj都市异能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第五百七十五章 千年老山參看書-iryiy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我说就这么一个珍贵的东西你就喂下去了,是不是觉得有点亏?”
有什么做亏心的,再者说了。这喂了不就喂了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于公于私他也是要救下的人。
也是皇帝所需要的,这话没错吧?
“这不是亏不亏的事这是本来就要给皇帝效命,再者说了,这皇帝已经说了,拼尽全力保住他。”
怎么着也得花费点力气,这不砸点钱怎么能达到效果呢?
再者说了…这要是不砸点钱怎么能让皇帝慷慨解囊呢。
这人就是抱得这么一个心思。
再者说了,自己花点钱无所谓,主要不是都给别人看的吗?
别人一看自己随手就能掏出来这种东西。不只是惊讶,而且还会叹息。
为什么自己要为一个人身上砸下这么多的金银财宝,当然这顺便也会为自己惋惜,而达到这种效果,就说明他成功了。
不是吗?
这一传闻,皇帝怎么样也会为了面子,或者说真的后悔然后给自己赏赐一些金银财宝。
再者说了他这山参什么的也算是为了压制住他体内想要翻腾出来的气。
只要不让他最后那一口气跑掉了,那这人还有救。
而若是能捞到皇帝手中的一些宝物,那自然也是稳赚不亏的,就算捞不到那又怎么了,怎么着也得赏赐点什么东西,就算不赏赐他在这宫中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也就算了
交个房租。也不是不可以的!
重生之夺宫
“嘿,醒醒,别装昏了。”
刚才就知道他醒了,这虽然是锋利,但是对你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你也不必瞒着我的法眼,它不是瞎子。”
说瞎子的时候还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虽说这人装的是很像,但是呢眼珠子轻微的动向还是暴露了他自己。
虽说是不知道他因为什么而装昏,但是既然有这个喜好,他可以问问这人如果是喜欢装昏,那装一辈子怎么样?
眼一闭一睁一辈子过去了那种。
“行了也不用为我隐瞒,我也是看出来了,而且是看得通透的那一种。”
这人睁开眼睛见到东折柳也是笑了笑,本以为那群人都说是没救了。
自己躺在这地上也觉得生命流逝,再者说了,虽说是没射到这心口上,怕也是就差一点。
既然自己是快死了,还在想自己是夙愿是什么。
没想到面前的这人神经广大,把自己又从这鬼门关救回来了。
“既然如此,你醒了那就跟皇帝去交代吧。”
而东折柳他也是算了算自己千万不能随意的出去。这要是出去绝对也是装得一副不留功与名的样子。
“陛下,这人现如今就给您放这儿,让他过两天早晨臣再想办法,把他身上的绷带给拆掉。”
这废话必须得拆掉啊,这身上还缠着绷带,绷带里面还有那半截的箭呢!
这要拔出来依旧是威胁生命。
而他现如今也是赌。
赌他如果这几天能好好的活下去。
那以后那把剑就算是生拔下来也对身体没有什么损伤。
若是挺不下来那别说别的。
最后能活着都算是个问题。
“恩人留步,我有话对你说。”
这人追上来了,但东折柳实在是要发挥一下自己那不存功与名的性质。也是直接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瓶药丸放在了他手里。
打算接着装那身留功与名的精神。
赵信也没想这么多,大概也就是以为这人着实是有什么事儿得先走所以走这么快的原因大概也是因为于此。
“这里面的药若是可以的话,一天吃一粒,对于遏制你的病情是有好处的,再者说了,谁也不知道这后续的发展会如何,且至少三日随后来找我,就在那藏书阁。”
他这话说的也算是够清楚明白的了,直接对面点了点头。东折柳也不说话,就直接交付给了他。
赵信从御医的口中得到他竟然把一株珍贵的千年老山参切成片儿,都塞到了他的嘴里。

这说的有些邪门。
千年老山参,可谓是珍贵的东西,这都切成片塞到一个人的嘴里,那这个人得有多值钱啊。
转头再看看那人正活蹦乱跳的站在自己面前,好家伙,还真正证实了那个结论,这千年的老山参给了一个人。
虽说在地上流血的,瞬间就站起来活蹦乱跳,跟没事的一样。
说起来带着点吹牛的兴致,但是这差不了多少…
皇帝没想到的就是,没想到这两人竟然会联合起来来骗他。
明明是这一块山参,怎么就说是一个千年老山参都塞在一个人嘴里了!
玉殒 塞上
好家伙,那就不怕这个人补的上直接七窍流血是吗?
“小尘子给朕准备准备一箱金银珠宝来送上那藏书阁。”
“再者说给他安排一间院子,也别说给他安排了给这陈莽和东折柳一个人安排一个院子,赶紧让他来给住进去。这一个个都呆在藏书阁算什么话?”
赵信怒斥,小尘子认栽。既然都生气了,自己也就连忙的跑去那边,赶紧的安排住房。
顺势再去那地儿把他俩给接过来。
而这陈莽刚一回来就听说到了如此的消息,甚至这旁边的东折柳还笑了个不停。
虽说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怎么看着这表情跟撞了大运一样。
“你别笑了,到底怎么了?现如今我都这么好奇的,就一点儿都不给揭穿一下,还有就是我离开的这几日有谁来了,或者说有谁来探讨着找我或者问我的情况了。”
那实话实说倒是惹的陈莽还有点失望,这皇帝这两天竟然没找他来。
这两天为了忙他那个神机鬼械的新式武器,自己也是忙昏了头都快忘了这宫中还得来坐台,再者说这冰火石的书籍还没翻完。
不过这一回来就发现自己的书主要是被人动过,即便是动了,这么一点儿自己也是也能发掘出来的,随后看了看坐在角落里的那个人。
“你可别看我这东西是皇帝进来时候摸的,可不是我干的,再说了咱俩向来无冤无仇,你可别把这事儿推到我身上。”
“皇帝来了?”
“对呀,属实是来了,不过他来了是找我的,还真没找你。就这来了之后翻了书,最后也是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