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u5i火熱都市小說 洞螟-第七百一十二節 靳朋與端倪閲讀-wrmq0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靳朋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虽然没有经过什么体力活动。
但此时,他的双眼之中却难掩疲累之色。
因为刚才靳朋的肉身,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
实则是因为,他刚刚一直在里镜当中狩猎镜人。
在高强度的拼杀之下,即便肉身无损。
可来自精神方面的压力,却始终是挥之不去的。
尤其是今天,因为意外引发了镜人的大面积暴动。
靳朋所在的那个战团当中,又有几人因为身上伤口大多。
敌不住里镜对魂力的吸取,最终死在了里面。
眼看着这一切发生在眼前的靳朋,实在有些承受不住。
于是,其人便提前离开了里镜,决定稍微休息那么几天。
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靳朋感觉他的心境将会到达崩溃的边缘。
即便再怎么想从这汲魂之地当中出去,靳朋也不想变成一个精神失常之人。
在做出决定,并从里镜当中出来的那一刻。
靳朋明显感觉到,他的心中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不过,话虽如此。
当靳朋看到他手中握着的,那一小袋碎镜之后,他还是不禁叹息了起来。
他在里镜当中拼死拼活,忙碌了整整两年。
可是,如今手中所拥有的碎镜,一共也不过只用两千左右。
换言之,靳朋如果想要攒够一万碎镜。
然后,向耀罗宗换取从这个地方离开的资格,那至少还需要八年时间。
对于像靳朋这样的低阶修士而言,在寿元与凡人并无太大差异的前提下。
试问,又有几个八年,可以这样浪费。
任谁被困在一个地方这么长的时间,都不免有一种抓狂的感觉。
其实,靳朋积攒碎镜的速度已经不慢了。
当年,师弋深陷汲魂之地。
仅仅半年时间,就攒够了所需要的一万碎镜。
甚至,在从汲魂之地出去后,师弋还能拼出三套进入里镜的钥匙。
如果以师弋对比起如今的靳朋的话,那速度自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其中的原因,除了师弋当初实力不俗之外。
穿越时空之两国公主争风吃醋 冷雪沁梦
还有一个原因就在于,李道纯出众的阵道天赋,让师弋可以毫无顾忌的对镜人出手。
都市超級敗家子 風翔宇
而不必担心引到太多,使自身陷入险地。
此外,师弋的狩猎团队。
一共也不过李道纯、万晓、还有师弋自己,这三人而已。
人员稀少,再加上超高的狩猎效率。
这正是师弋半年时间,就从汲魂之地脱身的关键。
反观靳朋,身为伏气期修士的他。
虽然位阶与师弋陷入汲魂之地时一般,但是,整体实力完全无法与师弋当年相比。
这种情况下,结成小团体狩猎,对于靳朋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唯一能加入的,就是人数众多的大型战团。
这种团队凭借人多的优势,杀起镜人来也能借人力将之堆死。
不过,缺点也是很明显的。
时有伤亡这种事情自不必多提,再加上人多,以及战团组织者层层盘剥。
最后,真正能分到靳朋手里的碎镜,其实已经没剩下多少了。
靳朋等深陷此地的低阶修士,虽然对此十分不忿。
但是,没有其他选择的他们,也只能无奈的接受。
而除了收入的碎镜比较少之外,平日的支出其实也算是一个大头。
毕竟,在耀罗宗等才国势力的操纵下。
汲魂之地内,碎镜才是真正的硬通货。
至于外界所流通的元晶,在这里只不过是一种商品罢了。
修士日常修炼是离不了丹药的,想要在这里获得丹药,所有人只能用碎镜作为货币去购买。
七皇”弟”,乖乖上榻
在这一进一出之下,个人手中的碎镜只会进一步缩水。
这正是两年时间,靳朋手中只有区区两千碎镜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这还是靳朋比较节俭的结果,同时间误入汲魂之地的修士,手头比靳朋还拮据的实在是大有人在。
当然,如果靳朋这次从里镜回来,打算歇上稍长一段时间的话。
没有了碎镜来源,其人可能要不多久,也会变得一贫如洗。
总得来说,能像师弋那样攒够碎镜。
并从这里出去的人,完全就是少数。
而这不断消耗碎镜的手段,正是耀罗宗等势力的诡计。
毕竟,如果所有人都从这里出去了,又有谁来冒死给他们提供碎镜呢。
对于这种事情,包括靳朋在内的大部分修士,其实都心里明白。
只不过,他们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而已。
一念及此,靳朋长叹了一口气。
以上这些,根本不是势单力微的他能够左右的。
没有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靳朋决定出门走走换换心情。
正好修炼丹药也已经告急了,是时候重新购买一些了。
接着,靳朋直接走出了山洞,向着聚集地的市场方向走去。
那里原本就距离靳朋的住处没多远,所有没过多久他就来到了地方。
看着眼前一个挨着一个的摊位,一眼几乎望不到尽头。
如果是新人第一次到此,恐怕会陷入不知该从何处看起的纠结之中。
而靳朋自然不会感觉,毕竟他在汲魂之地已经待了两年时间。
对于这些摊位,靳朋已经大致摸清了。
什么位置的摊位,具体会经营哪些类别的东西。
没有什么犹豫,靳朋径直向着经营丹药的区域走去。
主营丹药的摊位,可以说是这集市最大的一个分类了。
毕竟,对于修士而言。
日常修炼必不可少的丹药,乃是一项刚需。
曾经,此地九成九经营丹药的摊位,都是耀罗宗等势力的人手。
也只有这些可以随意出入汲魂之地的大势力,才能够源源不断的,将外界的丹药带到此地进行贩卖。
而当以碎镜为主的经济体系,在这里彻底扎根之后。
耀罗宗等势力就直接抽身了出来,从一开始的贩卖丹药。
他们转而变成了丹药供应商,这样能够为耀罗宗省出大量的人力。
以碎镜为主的经济系统已经建立,这些碎镜最终都会落入他们的手中,耀罗宗他们根本不必为此操心。
不一会儿,靳朋就停在了一家摊位之前。
这一家摊位,乃是靳朋时长光顾的。
自靳朋陷入汲魂之地一来,他的丹药基本上都是从这家摊位当中购买。
这其中除了丹药价格公道以外,最重要的是。
当年在靳朋初到汲魂之地,最窘迫的时候。
只有这家摊位的摊主,愿意提前赊给他丹药。
这样的恩情,靳朋一直都没有忘记。
随着靳朋的视线望去可以发现,这摊主乃是一名,两鬓略微有些斑白的中年修士。
此时,这摊主正低着头,不断地整理着周身的货物。
时不时的,其人还哼唱着没有听过的小调。
很显然,这摊主此时的心情非常不错。
其人甚至都没有注意到,靳朋已经来到了近前。
靳朋看到对方专注的模样,不禁打趣道:
“老哥这是有什么喜事,兄弟我可很久,都没见过你有这么高兴了。”
那摊主闻言,这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
其人看到眼前的靳朋,不由的笑着说道:
“啊,原来是靳朋兄弟。
让你见笑了,主要是我马上就能从这苦海当中脱身了。
是以,便有了一些得意忘形的举动。”
靳朋乍听此言,不禁愣了一下。
随即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对方的意思应该是,他的碎镜已经攒够了。
能够换取从这汲魂之地离开的机会,可不就是脱离苦海么。
几乎所有深陷此地的人,无不渴望着从此地离开。
如果靳朋能够从这里离开,他的欣喜程度一定比对方还要高。
一念及此,靳朋半是羡慕半是祝福的说道:
“老哥,恭喜你了。”
“哈哈,我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对了,靳朋兄弟是来我这里买丹药的吧。
来来来,今天老哥我请客。
这两瓶丹药不要钱,兄弟你就拿着好了。”那摊主闻言,十分受用的笑道。
说罢,他从摊位上拿了两瓶丹药,不由分说的塞到了靳朋的手中。
靳朋好一番推辞,最终还是拗不过这摊主的热情,将这两瓶丹药收入了手中。
接着,两人又随口闲聊了几句。
最后,靳朋便与对方分别,从集市径直往住处走去。
一路上,靳朋不免有些伤感。
毕竟,这汲魂之地内与他投缘之人,又要少一个了。
而他自己还不知要在这里,耗费多少时日,才能最终脱身。
一想到此处,靳朋不由悲从中来。
就这样,靳朋一边走一边漫无目的的瞎想。
走着走着,靳朋突然之间停了下来。
家有好媳婦第八部 林孝鵬
原来,就在刚在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似乎上个月在去往这摊主处购买丹药时,靳朋还听到对方抱怨过。
在那个时候哪摊主曾经说过,他还有五千碎镜的缺口,尚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够凑齐。
如今短短不过一个月的时间,那摊主竟然将那五千碎镜缺口给补齐了。
之前,靳朋没有细想,此时再一想实在是有些不对劲。
靳朋承认贩卖丹药,确实要比他这苦哈哈,去往里镜拼杀赚的多。
然而,丹药再怎么赚钱,也不可能在一个月之内获得五千碎镜。
再加上丹药的贩卖,也并非只有那摊主一家在做。
而这正是耀罗宗等势力的阴险之处,通过商人们的相互掣肘,尽可能的分薄丹药的利润空间。
最终,刨去进货的成本之外,其实也没剩下两个子儿。
像摊主他们这些商人,也只能长时间在这里给耀罗宗他们打工。
利润空间本就一眼可以看到头,既然如此那摊主又凭什么。
重生大牌影後 雲將雪
在一个月时间里,填上那五千碎镜的缺口。
靳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中间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念及此,靳朋反倒不急着回去了。
他打算回去问一问对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此事毕竟有些敏感。
所以,靳朋并没有打算在人多眼杂的摊位上问。
眼看太阳即将落山,靳朋决定再等上一等也不迟。
很快,太阳落山,集市当中的摊位也逐渐撤离。
之前送给靳朋丹药的那个摊主,眼见时间已经不早了。
于是,其人在将货物收入到储物口袋之后。
哼着小曲,就打算返回家中。
就在摊主将要到家之际,他看见了守在他家门口的靳朋。
对于靳朋的出现,那摊主并没有觉得意外。
其人看着靳朋,笑着说道:
“既然来了,那就到我家中坐坐吧。”
靳朋见状心中有些诧异,对方似乎知道他的来意。
不过,来都来了,靳朋更想弄清楚心中的疑问。
对方到底是怎么在一个月内,搞到五千碎镜的。
如果,方法切实可行的话。
他也想要搏上一把,哪怕是需要冒些风险也无所谓。
汲魂之地这座牢笼,靳朋实在是不想再待下去了。
就这样,靳朋随着对方进入了房间。
待两人坐定之后,靳朋想要相询,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那摊主见靳朋一脸纠结的样子,于是直接开口问道:
“靳朋兄弟可是想要问我,为何仅仅一个月,就攒够了五千碎镜?”
眼见对方直接提起,靳朋下意识的问道:
“老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毕竟我上个月才亲口提起此事。
我自己说过的话,自然不可能这么快忘记。
如果兄弟你是想要问我此事的话,我只能告诉你。
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在一个月之内搞到五千碎镜。
上个月的缺口,现如今依旧还在。”那摊主笑着对靳朋说道。
靳朋听闻此言,脸上现出了愕然之色。
“想要向耀罗宗换取离开此地的机会,可是需要一万碎镜。
既然,老哥还有如此之大的缺口。
那为何又要对我说,你很快就能够从这里出去了?”靳朋闻言,忍不住开口追问道。
面对靳朋的追问,这一次那摊主再没有了之前的了当。
其人看着靳朋,虽然带着满脸的笑意。
但是,却一个字都没有吐露。
靳朋见状,深吸了一口气,试探性的再度问道:
“难道,老哥你另有办法。
不借助耀罗宗,就能从此地脱身么。”
问这话的时候,靳朋的声音都不禁颤抖了起来。
而另一边的摊主依旧只字未提,不过其人的脸上,却显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