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meo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線上看-200 共處一夜相伴-3fvxl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韩云熙很不幸,也中了合欢香,他立刻想着要逃出房间,却被乔墨儿死死的给抓住了。
“你不许走!”
“你最好把手放开,我怕到时候自己控制不住,真的会把你怎么样的。”
韩云熙要把乔墨儿的手推开,却发现此刻的乔墨儿已经开始各种不老实了,整个人在韩云熙身边动来动去,让他难受的想要把乔墨儿给推倒。
但是韩云熙的定力还是很强,他不敢把乔墨儿怎么样,也不想把他怎么样;直接把合欢香给扔在地上用脚捻灭了。
“别白费力气了,合欢香憋久了会不会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定会憋出内伤的。”
乔墨儿绕到韩云熙面前,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妖娆的用手在他的耳边轻轻的滑动着,妩媚的笑着对他说;“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韩云熙以为乔墨儿想做一些图谋不轨,并且不可描述的事,却没想到她来了句,“你轻功不错,我看这附近有一个池塘,兴许我们去那,可以解了我们身上的合欢香。”
韩云熙差点就把持不住亲上了乔墨儿,但听她说完,他急忙刹住车,将头偏向她的耳朵,“好。”
乔墨儿被韩云熙突然贴近耳边说的话给撩到了,若不是看在他有夫人的份上,真的好想把他给生扑了。
韩云熙搂住乔墨儿,推开窗户直接飞了出去。
逆龙天变
將夜
二人很快就到了附近的池塘,
“没想到你观察的还这么仔细。”
韩云熙夸奖乔墨儿,实属难得。
乔墨儿也顾不上男女礼仪了,脱下鞋和袜子准备下水,却被韩云熙给抓住了。
“你干嘛?”
韩云熙问她。
“当然是下水解合欢香啊。”
“你下去,我怎么办?”
韩云熙这个时候还在顾及男女之间的礼仪,虽然他已经忍不住了,但根深蒂固的老思想,让他不敢失了分寸,更不敢挪动半步。
“老古板,再多憋一会儿,真的会死的
。”乔墨儿伸手将韩云熙一同拉进了水里。
“是你自己不脱鞋的,怪不得我了。”
乔墨儿下了水,感觉到一丝凉意,终于不会因为合欢香而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了。
韩云熙同她一起浸在水里,他双目紧闭,安静的坐在水里面。
乔墨儿就不一样了,她下了水就像一条水蛇一样,在韩云熙身边绕来绕去。
“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韩云熙开口问她。
“不能。”
萌学园之命运的转轮 祎冰蝶
小康中国:大国发展的理念与布局
乔墨儿将水打湿了脸,还故意发出打水花的声音。
随着声音越来越大,韩云熙睁开了眼睛,却迎来了乔墨儿泼来的水,真是始料未及。
“你…”
韩云熙刚想指责她,却又被她泼了一脸水。
韩云熙真的好气,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伸手将乔墨儿招了过来。
乔墨儿带着防备之心凑近了韩云熙,犹豫水流太急,乔墨儿游过来的时候,直接凑到了韩云熙的面前,二人的嘴唇贴合在了一起。
二人瞪大了眼睛,但很快就分开了,“喊我过来干嘛?”
韩云熙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想到自己只要一亲乔墨儿,整个人就会失了分寸,还是离远点儿比较好。
于是他感觉自己已经好多了,就准备起身上岸了,却被乔墨儿突然伸出的手拽了回来,而他因为重心不稳再次跌入了水里。
大楚小掌柜
“怎么样,韩公子,墨儿伺候的还舒服吗?”
乔墨儿单手撑在石岩边,笑眼旁观的看着韩云熙在水里速腾。
“哈哈哈。”
韩云熙站起来后,游到乔墨儿身边,将她抱着扔进了水里,虽然是扔她,但还是小心翼翼的。
“你有病啊!”
乔墨儿喝了两口水,咳嗽的将水撒到韩云熙脸上。
“不是墨儿小姐先动手的吗?毕竟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可不是君子,难道韩公子你还要同一个女子动手吗?”
“哈哈,试试看便知。”
“试就试,看谁能笑到最后。”乔墨儿同韩云熙嬉戏在水中,好像刚刚不知道是谁在顾及男女间分寸,一转眼又同她在水中玩了起来。
乔墨儿将老赖打出撩舞阁的事情,很快传到了那个主子的耳里,现在整个庄子里的人都在找乔墨儿。
韩云熙先去找了一个山洞,然后生了火等乔墨儿过来凑合一下,却没想到姗姗来迟的乔墨儿,捉了几条鱼带了过来。
“你刚刚捕的鱼吗?”
“嗯嗯,反正都湿身了,何不再多湿一点儿,捕点儿鱼好给我们充充饥。”
乔墨儿拿起木棍撑插好鱼架在火堆上,等着鱼烤熟,自己好饱餐一顿。
“你好像同白天不太一样?”
韩云熙脱下外衣在火边烘烤了起来。
“不一样吗?应该你看见的那个柔弱不能自理的样子,不是真实的我,你现在看见的我才是真实的样子。”
花都暗侠 哈斯曼
乔墨儿也脱下了外衫放在火边烤了起来,“你怎么会寻到了这里?”
“我跟了你一路。”
“一路?”
乔墨儿惊讶。
他解释道,自她和无拴出门时,他就一直跟在附近,他似乎也知道有人在监视他,于是他故意绕道,避开那个监视他的人,坐在离乔墨儿不远处的地方,同她一起听书嗑瓜子。
情人有淚 洛希然
直到司空昌接近乔墨儿,离开临安城,他都一路跟了过来,等司空昌把他卖进撩舞阁,他这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进来寻到了乔墨儿。
当老赖在房间调戏乔墨儿的时候,他本来想从窗户跳进去踢飞老赖,可乔墨儿太笨,将老赖吸引过来,还关上了窗户,没办法他又另寻蹊径,将外面的人都吸引支开,这才进了房间。
棋差一招千钧一发之时,乔墨儿竟性情大变,将老赖踢飞,自己还差点误伤了她。
接着就是她看见的,一起中合欢香,一起湿身,最后坐在一起烘火等着吃烤鱼。
“你看,这撩舞阁掉了一个奴役,他们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我,然后将我关押起来,若是我不听话,他们兴许还会毒打我。”
乔墨儿翻转着鱼说道。
“临安城应该不知道有这么大的撩舞阁作坊,里面肯定也有不为人知的买卖,我想韩公子你应该来去自如,不如麻烦您回趟临安城,寻到我世子哥哥或者太师来此,与我里应外合,歼灭整个撩舞阁如何?”
“我觉得,不如何。”
寒门上位 画图构骨
韩云熙也翻转着鱼,瞧都不瞧乔墨儿一眼,坚决的不同意乔墨儿这个提议。
“我是不会让你一个人在这儿冒险的。”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韩云熙不信也不想,虽然他很久之前就想探一探撩舞阁的虚实,但真的到了撩舞阁的时候,他还是犹豫了,他觉得没必要让一个女子去歼灭撩舞阁,甚至还不屑于利用一个女子去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