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nav精华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勢轉道機看書-y0fqb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林廷执讶然道:“张守正?”
他沉吟一下,谨慎言道:“张守正本是我等安排对抗寰阳派之人,论理遣他上前也合情理。可是……”
他摇头道:“张守正虽然实力也是不弱,但林某记得,寰阳派当年摘取虚实相生功果之人亦有三位,如今还不知如何。而神昭派那里当也有厉害人物,张守正现在只是炼就了寄虚功果,又如何与这些人物相争?”
陈廷执转首看过来,道:“我观张守正功行,其实已在临门一脚之上,那我等可助他一助。”
林廷执不觉疑惑,道:“如何相助?”
陈廷执环顾众人,道:“诸位皆知,陈某手中握有一枚大道之印,但是我修浑章,自觉无可执拿此印。
后我闻知内层有一名弟子得了此印残印,我以为此乃天缘,故是将他收归入了门下,望他能得此缘法,然而他却无从运化,后便将此印献于了我,我自觉也无缘执拿,就将此交付了廷上了。”
他一抬头,对座上打一个稽首,道:“而今我呈请廷上,将此印交托于张守正,以助其功成,而后便可令他坐镇前阵,阻挡来犯之敌!”
竺廷执略作思量,开口言道:“以张守正之天资禀赋,此事确实可以一试。”
戴廷执想了想,道:“张守正若能摘取此等功果,对我眼下局面大有益处,若是他未得成就,那也无需勉强,再用原先之策便好。”
玉素道人道:“此事我亦认为可行,我等此前传了张守正清穹之气变化之道,他如今运持此气,绝不在诸位廷执之下,若是可得成就,确然足以坐镇那处了。”
座上其余廷执此时倒也没有人出言反对,因为这事的确是有一定可行性的。
修士摘取这一功果,乃是靠自身修持,能成便就能成,不成便就不成,短时之内便可有结果出来,耽搁不了多久,试一试也是无妨。
而且那道印现在连浑章修为最高的陈廷执也说用不了,那便是廷上无人可以驾驭了,那放着也是没用,倒不如就给了张御。更别说在摘取了功果后,自是需去对阵寰阳、神昭两派之同辈,这也是需冒极大风险的。
风道人看了诸人一眼,想了想,便自座上站起,抬袖对上座一揖,道:“首执,诸位廷执,风某以为,此事不妨廷决。”
几位廷执看了看他,却也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要让此事在廷决上通过,从而杜绝某些后患,今后也不再会落人口实。
首座道人思量片刻,颔首道:“好,便以廷决定决此事。”
玉素道人一振袖,伸手拿起身前的玉槌,在玉磬之上敲了一下。
戴廷执则是第二个拿起玉槌,敲响了玉磬。
风廷执在坐回座位之后,自也是立刻持槌敲了一下。
生化末日 龍恩
接下来,晁焕、竺廷执、韦梁等廷执的座上纷纷磬声奏响。
钟唯吾、崇昭、长孙迁三人在交流了一下之后,也是敲响了玉磬。
身为廷执,他们很清楚此刻的局面,要想在上宸天那个方向上取得胜势,那必须有足够的力量加入进去,而唯有那位严玄尊与陈廷执二人都是入场,才能有较大的把握。
二人随便少得一个,都无可能确保此事。
要是此时张御真能仗此成就,再加上阵法和清穹之气相助,那足以将那边拖住一段时间了,这样他们就不需要再进行策略上的变动了。
呆萌小青梅:总裁老公狠狠爱
而在这等大局之下,其余小节都没有必要去计较。
陈廷执见大部分廷执都是表明了意见,自也是拿起玉槌,击落在了玉磬之上,悠悠声息传了出去。
首座道人见此,颔首言道:“诸位廷执既无异议,那此事就照此安排。”
而在天夏这边商量对策之际,上宸天这处,孤阳子三人也是同样察觉到了虚空之中的某些变动。
灵都道人此刻已然落身在中圈阵中,他往虚空异变看了几眼,心下讶道:“吞天虫?莫非是神昭派么?”
他一瞬间想到了许多,随后暗自点头道:“原来如此。”
他此前还有些疑问,为何三位祖师接连两次降下法符,看去好似不在意世之承负。
如今看来,很可能是在发现寰阳驻落之地后,知悉了寰阳与神昭两派已然并落于一处,故才有后来之举。
寰阳派和他们上宸天联手对抗天夏,胜负可谓难料,任谁也不敢说定能克压天夏。
可若再加一个神昭派,那就不同了。
神昭派虽是不及他们与寰阳派,可也是有镇道之宝的,现如今的局面,哪怕多一件镇道之宝,都是有可能改变大局的。譬如虚空之中那破坏虚空之壁的,很可能就是此派之宝“吞天虫”。
良田喜事 花期迟迟
世界第一军婚 雅园弄墨
禦夫有術:皇妃好狂野
先婚厚愛:老公別太壞
天鸿道人这时也与他一般看出了些东西,他道:“神昭派?这却有意思了,三位祖师看来也是早有所见了。”
灵都道人道:“道友,还需小心了,现在神昭派显露踪迹,天夏下来要么分散力量守御,要么全力谋我,我以为后者可能更大,我等稍候接敌,绝不可能恋战,哪怕阵势因此少失,也需以保得自身为上。”
天鸿道人哂然一笑,道:“道友以为我定要与正清、武倾墟二人论个输赢么?若是无有退路,那自当与敌搏命,可大局变化在前,我何必非去与他们较劲?”
说话之间,两人便见前方阵势被层层洞开,有清穹之气如海潮般冲入进来,隐隐可见前面两名道人身影正在过来。
两人神情一肃,皆是拿捏道决,同时身上法力一长,一同鼓动天枝生机,迎着对面来势推了过去!
守正宫中,张御正身正在持坐之中,这时他忽觉外间有感应传至,因是分身在外,他对此刻战局也大致了解,故猜测是玄廷唤自己出战,便即起身自内殿出来。
到了外殿,便见明周道人站在那里,其手中托着一枚谕旨,见到他后,打一个稽首,道:“张守正,玄廷传谕,还请一观。”说着,将谕旨递来。
张御点了下头,他上前将谕旨接来打开,可目光一落,却发现上面内容与自己所想完全不同。
诏旨上面先写得是如今局面,言及此番归来的,并不止寰阳派一家,疑似还有神昭派的身影,当需有一位摘取虚实功果之人前去阻挡。
只是如今若把对付上宸天的力量抽调过来,难以保证必胜,故是玄廷决定赐下道印,助他摘取功果,若他能得此成就,当需前往虚空之中堵住两派来犯之敌,并坚持到天夏镇灭上宸天为止。
他看过之后,问了一下明周道人,才知赐印之举乃是陈廷执的建言。
他眸光微动,却是不禁想到了陈廷执之前给他道书观览之时,在最后落下的那一段留语,那上面就提到了那一枚道印的存在,并且还赠了他八个字,“当持定静,以待时机”。
当时看到句话,他便想到了许多,而现在看来,陈廷执对于给予他此印,应该早就有所打算了。
不止如此,他还想到了东庭玄府的玄正崔岳。这位乃是陈廷执的弟子,许是那时,这位廷执就在关注自己了,感觉上,这位关注恐怕不仅仅是功行修为,还有自己的能力品性。
不过既然对方肯给,那他自然也要接。
在玄法一道上,他敢说眼下没有谁人比自己更合适持拿此印了,哪怕不为此,只为这次势争,他也是当仁不让,该当挺身而出,接过这等重任。
只是除此外,有些东西他还是需了解的,他将诏旨合起,言道:“明周道友,诏旨之上所说不多,那神昭派是何情况?”
明周道人便将神昭派的情形大致说了一下,又道:“神昭传承也算悠远,背后一直有一位大能坐镇,历代掌门也都能摘取虚实相生之功果,而其镇道之宝也确实厉害。此物被称之为‘三气虫’,据传这东西最早是来自于姒虫。”
他解释了一下,姒虫传说中乃是荒古之时万虫之母,不见形体,无可触摸,能食天地万物,荒古之时有传说,此虫有朝一日食尽诸天星辰,可令诸宇重归寂暗。
东方姑娘 纸上建筑
不过后来被古夏之时大能察知,此虫实乃有亿兆之数,只是被看作一体,并记载下来,到了神夏之时,神昭祖师对此虫很感兴趣,亲入虚空诛灭此虫,并将之炼化为三虫,一曰‘吞天’,二为‘食阳’,三为‘服幽’,并以此成了镇道之宝。
张御听到这三虫名字,心下微微一动,这三虫单独看是没什么,可连在一起便就有意思了。
所谓“吞天”莫非是吞上宸之天?“食阳”可是食寰阳之阳?倒是服幽不知何解,但许也是针对某一派。
他再问了几句后,便就让明周道人回去复命,自己则是回到了后殿之中,并在此坐定下来。
定静片刻后,他将诏旨一端悬挂的星袋摘了下来,心力转入其中,就自里取出了一枚犹如瓦片的玄玉。
他意念往里一探,眸光微微一闪,暗道:“却是这枚道印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