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hj6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海賊之挽救討論-第九百二十八章 可怕的真相(二合一)鑒賞-f8nym

海賊之挽救
小說推薦海賊之挽救
朴奇瑞真正可恨的不是他杀了多少人,而是他影响了多少人,让这些人走上了邪教之路,三十年的时间,又有多少家庭而因此破碎了?
上邪亂
而受他影响的人之中有很多是和朴奇瑞一样的名流以及社团头目,正因为如此才会造成大量的孩童为此蒙难。
朴奇瑞是一个很有智慧很狡猾的人,初期的低调,中期的形象营造,为他营造了极高的口碑,棒子国有名的慈善家、名流,这一切都是他为了真理教的发展所营造出来的。
三十多年的时间没有人发现朴奇瑞变态的一面,就在于朴奇瑞懂得隐藏自己,所献祭的孩子都是通过手下的蛇头从各地偷渡而来的家庭,这些家庭因为偷渡的身份以及为了家人,他们不敢声张,这才导致没有人知道朴奇瑞的真面目。
而且朴奇瑞有极为衷心的手下为他安排好一切,每一个环节都是单线联系,加上庞大的财富开路,不管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都绝对牵扯不到朴奇瑞的身上。
妖王 水心沙
但是当一个人站在巅峰之后,就难免变得狂妄自大,他的欲望得到了最大的释放,庞大的财富以及权势让朴奇瑞不再隐忍,他所压制的兽性一面开始释放出来。
朴奇瑞自几年前开始发生了转变,杀人藏尸已经满足不了他的兽欲了,所以他改变了作案的方式,改为抛尸挑战公权,这种挑战司法的快感让他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朴奇瑞现在最大的快感就是看着警察被自己耍的团团转,但就是无法找到凶手,让他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感以及成就感。
为此他特意安排手下将尸体抛在容易发现的位置,就是生怕警察过晚发现或者难以发现尸体,而且他还将整个杀人过程全都记录了下来,不光是写在笔记中,还用视频记录下来,为的就是在无人的时候回味整个过程。
说实话,罗根真的很难理解这些人的想法,明明已经得到了一切,为什么会有如此变态的爱好?也许既是道德的沦丧也是人性的缺失吧!
在棒子国有不少那种侵犯孩子的案件其实大部分都是与朴奇瑞的真理教有关,但是嫌犯在案发被抓之后,没有人提到过一句关于真理教的事情,不是说他们受逼迫或者威胁不能提,而是他们这些人被完全洗脑了。
他们彻彻底底被洗脑了,在他们的心中真理教以及朴奇瑞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只要有朴奇瑞以及真理教在,他们即便是死了,也会转世重生,可以说是魔怔了。
更为关键的是,即便是有人提起了真理教,但是也和朴奇瑞没有关系,因为怂恿这些人做出那种丧尽天良事情的人不是朴奇瑞,所以根本就触碰不到他。
行走的草團 醉美煙臺
整个真理教知道朴奇瑞恶行的人屈指可数,而且这些人也绝不会出卖他,但朴奇瑞最大的错误是不该改变作案方式,将隐藏尸体改为抛尸,如此一来引起了警察的重视。
结果警察一查发现在棒子国全国竟然有数十起类似的女孩失踪案件,只不过有的是一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有的尸体被埋葬在荒野,有的被丢弃在了混凝土之中,还有的被沉尸大海等等。
虽然处理尸体的方式不一,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本来案件不会被拖延这么久才暴露出来,但是棒子国的司法体制腐败,顶上的领导不愿意引发大众的恐慌,被斥责无能,所以这类案件全都被压了下来。
直到最近首尔最近接连出现了六个女孩失踪的案件,而其中四个女孩都是在失踪后一个星期被发现被人抛尸在人迹较少的街头,而且她们生前都遭受到了极为残忍的虐待,都被侵犯过,也都是被用锤子重击头部而亡。
穿越在玉蘭大陸元年 笑談壹下
每个女孩的身上都受到了多次的锤子的重击,多处骨头断裂,犯人的手段极其残忍,但是在女孩的尸体上完全找不到任何嫌犯的相关DNA以及痕迹。
可见犯人在实施犯罪的时候,保护措施做的相当到位,没有露下一丝能够暴露身份的信息,这给警察办案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
这次的案件引发了社会的轰动,加上之前青瓦台腐败事件的暴露,整的全棒子国的视线都盯在了这个案件上,首尔的警察厅此时可谓是步履薄冰,案件想要隐瞒已经不可能了,而且如果不尽快破案的话,会有相当一大批的人倒霉。
要知道这是新的青瓦台成立之后,遇到的第一个重大的案件,处理不好那好不容易安抚下来的民众,又可能爆发对青瓦台的强烈不满,所以新任总统下达了死命令,一周之内必须要破案。
之所以限定一周,因为还有两个女孩失踪未曾找到,按照犯人的犯案规律来看,从被绑架到杀人弃尸正好一周,如果一周内破不了案那就意味着首尔的街头又会多出一具女孩的尸体。
现在媒体、民众以及青瓦台三方的压力全都压在了首尔警察厅的身上,首尔的警察治安总监可以说是一夜之间白了头,压力不可谓不大,但没办法,他现在想不干都不能。
治安总监是警察厅的最高长官,相当于一把手,二把手是警察治安正监,也叫次长,说起来凑巧,李庆雄次长在警察署的时候,就曾经接触过相关的案件,只不过当时被上级给压了下来,李庆雄还曾暗中调查过,但是因为毫无线索最后还是放弃了,直到此时再次接触到更恶劣的案件时,李庆雄想到了曾经自己放弃的案件。
所以李庆雄立刻安排手下最精锐的人员组成了调查组,成员有韩善美、东柏、具庆坛、吴世勋,加上广搜队负责协调办理。
韩善美是天才侧写师,职务是总警,在警察厅也算是高官了,东柏是巡警,思维缜密、办案嗅觉灵敏,具庆坛是个老警察,对于首尔极为熟悉,各方面人物都有所接触,而吴世勋是个新加入的巡警,底细清白,能吃苦耐劳,主要负责繁琐的事物处理。
冷酷帝王之复仇妃
而罗根来到了棒子国之后,并没有直接去找上朴奇瑞,而是在探查究竟有多少女孩因为朴奇瑞而死,并且在暗中观察着棒子国警察厅。
因为对于朴奇瑞这样的人,如果直接上门修理一顿然后丢入地狱并不是最大的惩罚,而最大的惩罚就是一点点击溃朴奇瑞建立起来的王国,将他所拥有的一切全都剥夺。
让朴奇瑞感受到被他信奉的真神抛弃的那种绝望感,然后把朴奇瑞从天堂一点点拉入地狱,让他看着自己身边的财富权势一点点失去而无能为力,从而彻底击溃他,再将朴奇瑞丢入地狱承受无边的折磨,这才是最大的惩罚。
罗根感觉想要将一个人彻底击溃,就要以普通人的身份去掀翻他,然后自己再以地狱之主的身份将其贬入地狱,而罗根选择的普通人就是李庆雄成立的调查组。
“善美,这次的案件我怀疑曾经有过相同的案例,只不过当时的犯人并不是将尸体抛弃,而是掩埋了起来,至于犯人为什么改变作案手段,这一点需要你们去查清楚!”
李庆雄将组长韩善美叫到自己办公室说道。
“有过相同的案例?为什么我没听说过?”
韩善美震惊地问道,因为自从韩善美加入警察厅之后,对于首尔的案件做过很多的研究,就是为了更加了解犯人犯案的手段和心里,但是她从未接触过相关的案例。
“因为被人压了下来,我在京畿道警察署的时候,曾经接触过类似的案件,当时失踪被杀的女孩不是被抛尸在街头,而是被埋了起来。”
李庆雄说道。
“那次长为什么你认为是相同的案件?”
韩善美问道。
“因为从尸检报告来看,女孩死前也是承受了极大的折磨,被凶手不断用重物锤击过,推测的凶器也是锤子,而且也被侵犯过。”
李庆雄神色凝重的说道。
“如果按照次长所说的,这也只能说是相似度极高,一般来说连环杀人犯的话,基本上是不会改变作案方式的,他们只会将作案的手段不断提高,以达到他们认为完美的程度,您之前遇到的是埋尸,这样说来的话,凶手必然会将尸体埋得更加隐秘,让人寻找不到,而不应该是像现在这样公然抛尸啊!”
“所以我认为很大的可能是模仿犯罪,现在的犯人模仿之前的犯人犯案,但是相对比前一个杀人犯的低调,现在的犯人是高调的,他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一样,这是一种宣示以及挑衅。”
韩善美回想着自己所接触的关于连环杀人犯的相关信息反驳道。
的确如韩善美所说的,连环杀人犯杀人都是经过缜密的计划的,他们从选人作案到杀人抛尸或者埋尸,都经过一系列最为缜密的策划,为的就是满足自己的欲望以及快感,通常来讲,一个连环杀人犯是不会改变作案方式的,尤其是尸体处理的方法,因为这样一来就让自己所犯的系列案出现了瑕疵。
这在连环杀人犯眼里是不容原谅的,韩善美就是根据这样的心理推测出应该是模仿作案。
“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大部分连环杀人犯都是如此的一个过程,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尤其是这个案件跨度超过了三十年,从我所知道的犯人杀害的最后一个女孩到现在再次犯案,中间间隔了近二十年的时间。”
“这二十年的时间也许犯人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停止了犯案,但是更也许犯人的犯案并没有停止,而是手段更加高明,高明到没有人发现他再次作案,所以会认为他停止了作案,因为没有尸体被发现。”
“但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可能性,正是因为犯人的手段太高明了,尸体都没人能够发现,所以他改变了作案的方式,因为大部分的连环杀人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喜欢挑战,挑战警察,挑战更高的难度。”
“也许犯人感觉之前的手段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快感了,所以改变低调的作案方式,变为更加高调的抛尸,如此一来他就又可以感受新的快感!”
“这次的案件和二十年前的案件的受害人都是死前经受了残忍的折磨侵犯,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们都死后都穿着白袍!”
“还有,模仿犯案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之前有过类似的案件,而且引发了相当的社会关注,这样才会有同样心理的人为了达到超过前辈的关注度而犯案,但是之前的案件可没有被爆出来,你还认为是模仿犯案么?”
李庆雄神色凝重地分析道。
这一番话也是李庆雄深思熟虑过的,开始他和韩善美的想法一样,是不是模仿犯罪?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最重要的抛尸方式不同,这一个错误连环杀人犯是不可能犯的。
但是他随即又想到,最早出现女孩失踪被虐杀的时候,没有人说是连环杀人案,外界根本不知道,而且当时是分布在全国各地的,警察厅这边也在极力压制相关的信息。
美女總裁的貼身助理 1024
所以现在的犯人不可能知道曾经有过相似的案件,因为模仿案件一般来说都是现任连环杀人犯处于对之前曾经轰动一时的连环杀人犯的极度崇拜而模仿实施相类似的案件,以此来向自己崇拜的对象致敬。
但是李庆雄当年所经手的案件并没有公布,社会上也并不知道,受害人家属也只以为是绑架侵犯案,没有往连环杀人案上联想,而且警察厅内部也极少有人将其定为连环杀人案,所以案件最后成了悬案,被丢弃在了角落。
如果不是这一次再度出现这样的连环杀人案,李庆雄也早就忘记了自己刚入警时所接触到的这个案件。
“这……”
韩善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通过李庆雄的一番话,韩善美此时已经有些相信是同一个连环杀人犯了,如果真的是同一个连环杀人犯的话,那就太可怕了,按照李庆雄说的,这个犯人整整三十年没被抓。
如果中间二十年没有再犯案还好,但是如果对方从未停止过,那到底有多少孩子因此而丧命啊!
韩善美想到这里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这将是她从警以来面对的最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