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i3f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非洲酋長 愛下-第四百七十四章 道歉-qq38u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曹沫坐下来跟崇海当地的企业家见过面,又谈了一些崇海的产业发展话题,很快就到十点钟了,市委办副主任陈卫提醒单泽鸣明早还有工作,这场见面才算结束。
送单泽鸣离开酒店,曹沫就与肖军、杨旭转身走回大堂。
祁逸民站在酒店前,等司机从停车场将车开过来时,看着曹沫往大堂里大步走去的身影,皱着眉头问儿子祁同伟: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哪有什么事情,我还以为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呢?”祁同伟要面子,不愿意将事情原委轻易说出来。
“要没有其他事,你不会这么蠢!”祁逸民目光凌厉的说道,司机将车开过来,他也不忙着上车。
九劍淩神
“我前段时间不是也办了一家游戏公司嘛,缺人手,就从那个姓杨的公司挖了几个人过来,谁知道叫这孙子惦念上了!”祁同伟撇着嘴,犹是嘴硬的说道。
“真这么简单啊?”祁逸民这时候既然能确定曹沫刚才的举动不是无意的,加上他对自己儿子的了解,不觉得事情真会这么简单。
“还能有什么,他开公司还能阻止手下员工跳槽了?我又不是将人捆绑过来的——除了这个之外,我也就是仿照他们的游戏,做了一款新游戏上线,这孙子竟然威胁要报警,说我们盗用他们的代码。扒皮在这个行业里太常见了,他们想告,也要有证据才行啊!”祁同伟不以为意的说道,“我跟挖过来的几个人确认过来,云博手里没有确凿的证据,要不然早就报警了,不会等到今天!”
祁逸民眉头皱紧起来。
“祁总,怎么还没有走?”同和线缆的老总沈同和将打火机忘在包厢里,这会儿拿了打火机从大堂里走出来,看到祁逸民、祁同伟父子还在站在酒店大门前的广场上,打招呼道。
“沈总,你对天悦很了解啊?”
祁逸民不清楚沈同和席间描述天悦投资的那番言语,是不是有故意附和、讨好单泽鸣的用意在内。
甚至单泽鸣席间所说天悦将要投资崇海的两个项目,他也不清楚是不是有官样文章的夸大其辞在里面。
他这时候看到沈同和,当然要多问一句。
“我对天悦了解只能算是一般吧,主要就是年初拿下科奈罗能源在贝宁的一段33千伏电缆总包,才有所接触,”沈同和看了祁同伟一眼,跟祁逸民说道,“科奈罗能源是上市公司天悦实业的控股子公司,国内可能公开报道不多,但资料还是能查得到的。不过,在国内能查到的资料,还远不足以说明天悦在西非的实力——总之,天悦要比同和大太多了,天祁可能也不怎么好跟天悦相比,而天悦能在那么混乱的非洲立足,应该是很有过人之处的……”
最忌交浅言深,沈同和都不知道祁同伟之前在桌上是发哪门子疯,哪可能将话说太透?
祁逸民迟疑了一会儿,决定还据实相告说道:“同伟前段时间办了一家游戏公司,做事急功近利了一些,从云博游戏挖了几个骨干,还仿照云博出品的页游将军,做了一款差不多的游戏——当然,可能还有其他一些磨擦,这浑小子不知什么叫天高地厚,尽给我若是生非,却到现在跟我说话也不尽不实的。”
“……”沈同和又看了祁同伟一眼,跟沈同和说道,“曹沫这么年轻,在人生地不熟的非洲发展,被人轻视是难免的,我听说甚至有同到非洲发展的华商,有不少都跟他有过激烈的竞争,但好像都是曹沫笑到最后——对了,上市公司天悦实业之前不叫这个名字,是落到曹沫的控制之后才改成这个名字,你有没有听说过?”
“之前叫什么名字?”祁逸民一怔,全国一千多家上市企业,他哪里记得那么多?
“之前叫泰华集团,是新海的一家上市公司,规模也很大的,市值一度超过上百亿呢,比同和、天祁都强——大股东陆建成、陆建超兄弟零六零七年时还上过胡润富豪排行版的,但零八年就没能扛过去。听说他们之前就跟曹沫斗得厉害,最后连公司都落到对家手里,也真是惨!”沈同和说道。
“这么厉害角色,沈总还敢跟他做生意?”祁逸民问道。
“天悦正经做生意,好像没听过有什么负面传闻,同和有什么不敢跟天悦合作的?我们在海外接下天悦的电缆总包工程,在发货之前,天悦就直接将现款打到我们账户里来了,”沈同和看了看手表,说道,“啊,时间不早了,不跟你扯了,我先回去了,什么时候约个牌局!”
“好的!”祁逸民上前帮沈同和打开车门,以示对他这番话的报答。
“你现在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还有什么没说的?”祁逸民目光凌厉的盯住儿子,压着声音训斥道,“是不是觉得你在崇海就能一手遮天了?”
“我开始就是想着注资云博,但姓杨的没有答应我的条件,我这才……我除了挖人,还,这两个月还找了几个黑客攻击了他们的游戏服务器,你之前看到那个叫李瑶的女孩子,之前是姓杨的女朋友……”祁同伟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给我滚进车里去!”祁逸民恨得踹上一脚。
网游之怒焰骑士
…………
…………
成希她们吃过饭后,就在行政酒廊那里聊天,曹沫跟肖军、杨旭送走单泽鸣后,也坐电梯走到行政酒廊这边坐下来。
曹沫不希望杨旭拿到资金后很快就将摊子铺开来。
在任何一个领域,三千万人民币实在算不得什么,真要招兵买马将摊子铺开来做,,可能三五个月就将钱花光掉,却什么工作都没有做起来。
曹沫就想着杨旭拿这笔钱,前期还是要把页游版将军后续开发好、运营好,将云博的开发团队更好的建设起来,就已经算是相当成功了。
曹沫虽然在非洲并不怎么沉迷游戏,但他跟肖军、陆均博一样,成长于零零后,对游戏的了解都可以说是半资深玩家。
肖军、陆均博今天也抽出时间试玩一下将军,坐下来聊游戏都非常的有话题。
“……”看到坐对面的肖军、余文炜他们停止说话,曹沫转回头看到祁逸民从电梯里走过来。
曹沫没有动,示意陆均博将座位让给祁逸民,笑着问:“都这么晚了,祁总还没有走啊?”
真祖
“同伟有些事做得很不地道,我将他赶回去了,他的道歉在曹先生面前也无足轻重——不过,我会让他立刻,不,明天就将游戏公司直接关闭掉,清退所有的员工,而在这期间云博产生的经济损失,天祁集团都会如数赔偿。”祁逸民说道。
“绿天那款游戏最好还是停了——要不然,就算我们不提,单书记哪天知道崇海就那么几家游戏制作公司,还互相抄袭,实在有些不好看,是不是?”曹沫说道,“至于其他的,我也提不出什么好的建议,我也不便提,赔偿就更不要说了。我们又没有走法律程序,有什么依据找天祁要赔偿?说不通的……”
曹沫觉得他没有资格叫杨旭放下跟祁同伟的私人恩怨,但在商言商,祁家父子将扒皮的游戏关停掉,不再搞其他什么小动作,公司层面的事情他是不会再插手的。
藍庭計劃 羽殤離歌
这是他做人的准则,至于信不信,则随祁逸民了。
祁逸民对曹沫的话当然是将信将疑的。
不过,他过来表过态,后续也会有切实的动作,至少会将他们在法律上可能存在的瑕疵、理亏的部分都抹除掉,那以后真要有什么纠纷,那也只会显得曹沫太咄咄逼人,天祁集团以及祁家在崇海也不至于会太过被动。
国内毕竟还是要比非洲讲规矩得多,天祁集团在国内也不是就一点影响力都没有,像软柿子似的任人拿捏。
“曹总能这么宽宏大量,祁某真是惭愧,我一定会好好收拾同伟的,他这次真是太过分了。”祁逸民表过态,也不多留,就站起来告辞。
“祁总慢走。”曹沫站起来就算是送行。
看着祁逸民进电梯,曹沫跟杨旭说道:“公司层面的事就到此为止吧,云博真要走法律途径,时间也耗不起——云博要在游戏圈杀出重围,每时每刻都只能往前冲……”
杨旭又不是初出茅庐的小青年,不可能连这么简单的坎都迈不过去。
他当然清楚唯有将云博做成了、做大了,不依仗曹沫也能在祁家父子面前挺起腰杆,才算是真正的扬眉吐气,到时候一切旧事也就能真正的变得风轻云淡了。
…………
…………
曹沫在崇海住两天,接下来又连跑了崇海好几次,主要还是亲自跟进后续的整车技术开发及制造项目在崇海落地洽谈。
在单泽鸣的推动下,崇海从市政府到各大产业园区都给予非常积极的配合。
研发测试中心及生产基地,是天悦绝对主导,就算有些小问题,事后也容易调整。
郑潺原还是想着将崇海大学的研究资源充分挖掘起来,想跟崇海大学成立联合实验室进行产学研合作。
这背后就涉及到复杂的选人问题。
与鬼相守 七夜忘情
而崇海大学方面推荐的教授人选,未来跟天悦是合作关系,不会受天悦太多的制约。
要是一开始看走眼,就难免会走一些弯路,甚至有可能破坏掉跟崇海大学的合作基础。
现在国内学术界或多或少存在种种问题,曹沫留在崇海,主要还是跟崇海大学在电机驱动系统、动力电池、新型材料、智能控制等领域的学者教授见面,将那些沽名钓誉的不合格者事先就直接剔除掉,尽可能多的甄选出在学术研究领域有挖掘潜力、年富力强的合作者进行重点投入。
用对人是天悦体系内诸多企业能够成功的最大关键。
曹沫当然不会在天悦工业、车匠最重要的这一步扩张行动中掉链子。
以难以想象的效率,跟崇海市相关方谈妥合作协议,都已经是一零年元旦假度之后了。
这时候新海大学才最终同意放郑潺原离开。
当然这也是以车匠、天悦工业跟新海大学签署一系列产学研合作协议为前提。
却是对云博的注资,在成希她妈杨丽芳的建议下,最终以木象资本的名义进行;成希代表木象资本在云博挂个董事头衔,平时多关注一些云博的游戏开发制造以及运营方面的事务就可以了。
准丈母娘说话,曹沫自然是无不听从。
在确定木象资本作为家族资产,与天悦进行风险隔离之后,曹沫也计划每年往木象注入两三亿或三五亿的资金。
祁逸民那边遵守承诺,关停绿天扒皮的游戏,解除跟张军、顾小平等几名从云博挖过去的开发人员,不再背地里搞什么小动作。
惊天破 自由想象
杨旭拿到资金后,集中力量对新的副本进行测试,赶在元旦之前更新游戏最新版本,加大运营上的投入,日活、流水等关键性指标迅速回升到前期平均水淮线之上。
下一步除了对将军这款游戏作进一步的优化,开发后续内容外,有新的资金注入,杨旭也可能扩大制作开发团队,正式着手基础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的手游版“将军”的开发工作。
国内零八年底才正式发放3G牌照,国内对基于苹果IOS操作系统的手机软件开发工程师还非常的稀缺——而除了苹果IOS操作系统之外,摩托罗拉及诺基亚都推出不同基础第三代移动通讯技术的操作系统,国内相应的手机软件开发人员更为稀缺。
就目前而言,云博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也只能先尝试开发IOS版的将军手游。
而祁同伟之所以横插一刀,主要也是页游版“将军”有着极为可观的盈利前景,现在没有祁同伟从中作梗 ,页游版“将军”的运营恢复正常,不断开发更新新的内容,盈利不会成什么问题。
当然,杨旭除了拥有云博这家公司外,个人的经济状况其实还是颇为窘迫的,但曹沫建议云博产生的利润,还是要持续不断的投入到公司自身发展中去。
杨旭倘若想要解决个人经济窘迫的状况,可以出售少量的股份。
木象资本目前算是天使轮就对云博进行注资,而云博短时间内也无法消化太大规模的资金,因此东江证券旗下的文娱产业投资乃至钱文瀚、东盛的和熙基金乐意在这一新的领域跟曹沫共同进退,以同样的估值从杨旭以及其他开发制作团队成员手里巅接收购一小部分股份参与进来,是最合适的方式。
这样,他们在新海提供一些相关资源上的合作跟帮助,也就更名正言顺一些。
而云博的开发制作以及运营团队能够稳定下来,手游版“将军”开发能眉目,到时候大家都可以再进入正式、更大规模的A轮注资。
最终杨旭与始终跟随他的几名团队核心成员,总计将云博15%的股份出售给东江证券、新鸿投资以及和熙基金,换得一千五百万的现金改善当前苦逼逼的生活状况;肖军也看好云博的发展,在曹沫的建议下,个人也出资两百万也在其他拿了云博2%的股份。
元旦过后,天悦实业也正式发布公告,准备提请股东大会申议,并向证监部门提出申请,拟向东盛集团、天悦投资以一定的溢价由度增发新股,收购棕榈油精炼以及可可脂粉加工以及进出口贸易等业务。
天悦实业同时还发布公告,声称将直接增设钢铁事务部,计划投资两亿美元在贝宁科托努新建一座一百万吨的钢铁厂,计划投资五千万美元,在贝宁科托努新一座化工泵设备工厂。
当然,天悦实业在发布公告之前,股票就申请了停牌,之前也没有泄漏出什么消息出去,因此股价没有什么异动。
曹方明却非常的激动。
曹沫参加车匠跟崇海大学的联合实验室签约仪式,回到新海家里,还没有进门,就听到他小叔的声音。
殘王梟寵:王妃馭夫有道 馬語孝
曹沫推门进院子,就见他小叔眼巴巴的凑过来。
“好冷!”曹沫不会承认他坐车回新海时,手在宋雨晴的怀里捂过好久,搓着手直叫冷进屋。
“天悦实业这次定增不会出什么幺蛾子吧?”曹方明小心翼翼的问道。
“什么幺蛾子?”曹沫装作不解的问道,“你是说定增方案会不会获得通过?这个谁说得好啊!我们这次方案给出这么高的溢价,是有相当大的诚意,股东大会通过应该没有问题,但证监部门那边就难说了……”
“这次定增方案溢价这么高,是不是在你们看来天悦实业的股价就得这么高才是正常的——复牌后,股价正常说来,也至少应该涨到这个高度吧?”
曹方明说到底才不关心定增能不能通过,他所直接关心的还是被套牢的股价,要是能上涨到定增价,他就解套了,这大半年来煎熬就能过去了。
“这个还是要看市场认不认,我们说了不算——”曹沫还是模棱两可的说道。
曹方明抓耳挠腮,却拿曹沫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