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zfj精品都市小说 權寵新娘蜜如甜-223 租鋪子看書-0qfoz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耿逸怀一夜都没有回来,乔墨儿想着世子哥哥不在家,她再出去一会儿,应该也不会被发现的,索性拉着月兮姑姑,求她带着自己再飞出去一次。
“小姐,今日耿世子一定会回来的,您就不要折腾了。”小庆求乔墨儿不要再闹了,被耿逸怀发现了,肯定是要责罚的。
“小庆,反正小豆芽不在府上,你就帮我在房里装扮我一天,你只要一直躺在床上,世子哥哥就不会发现的。我向你保证天黑之前,我一定会和月兮姑姑回来的。”
乔墨儿可怜兮兮的恳求着小庆就帮她一次,只要今天把铺子租给了韩云熙,她就乖乖的呆在府里,哪儿也不去了。
“小姐,我不行,小姐。”
小庆也同样可怜兮兮的对乔墨儿说着。
乔墨儿觉得苦肉计不行,决定来个釜底抽薪,“小庆,我记得你好像之前是侧妃那儿的丫鬟,若是你这次不帮我,我就把你送还到侧妃门下,我这里有月兮姑姑一人就行了。”
紫玉夢華 歸海悠鶴
小庆一听到小姐说要把她送给乔涵儿,立刻一秒钟认怂,乖乖的跑进乔墨儿的房间,盖好被子在那躺着一动不动。
乔墨儿见小庆这么听话,便放心的让月兮姑姑带她飞出了耿王府。
“月兮姑姑,这有轻功就是好,可以天天在天上飞,都不用走正门了,更不用再爬狗洞了。”
乔墨儿搂着月兮姑姑,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松了手,自己就掉到地面上一命呜呼了。
大概跑了有三个路口,乔墨儿和月兮姑姑终于到了那个铺子,铺子外面站着很多人,看样子都是有钱人,各个手上拿着票子,等着这个铺子的主人出现,想用最高的价位,一举租下这个临安街最好的铺子。
乔墨儿看见这么多人站在这个铺子前面,就问月兮姑姑怎么回事?
“小姐,是您说让我贴个告示,说这个铺子要租出去,而租金也要按临安街的最高市集价格租出去。”
“什么?你说是我啊,我叫你贴个告示租这个铺子的?”
乔墨儿指着自己,感觉到一些不可思议。
“没错小姐。”
“不可能,我明明已经答应把铺子租给韩云熙了,而且我也没必要要这么多的租金啊,我只要铺子租给韩云熙就可以了,钱对我来说真的无所谓的。”
“小姐,这真的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你难道一点儿记忆也没有了?要是不信,回头等闫旭太师从撩舞阁回来,您去他府上好好的问上一问便知。”
“他怎么也去了撩舞阁?什么时候去的啊?他又怎么知道我昨天干了什么?”
乔墨儿真是一脸懵逼,她到底昨天做了些什么啊!
“小姐,人都快把门槛踏破了,你看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月兮姑姑提醒乔墨儿还是早点儿过去看看吧,若是韩云熙真的要来租这个铺子,凭他的财力,应该不会付不起这些小小的租金。
“现在不是租金或者不是租金的事情,是现在人多,我恐人!”
乔墨儿捂着耳朵,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却被月兮姑姑抓住,带进了铺子里。
“大家稍安毋躁,这是我们家的小姐,铺子租给谁,全凭我们家小姐来定,你们不要炒也不要闹。”
月兮姑姑让大家安静下来,不配合者一律不得参加此次租铺的合作。
大家听见铺子的主子来了,立刻安静了下来。
“小姐,我看您气宇不凡,有着包租婆的气质,可否同小人商议商议,用十万两租下这个商铺呢?”
一个养着八字长胡须的男子,用着他那一双贼眉鼠眼的眼睛对乔墨儿放着电,乔墨儿看见之后,着实的恶心想吐。
溺宠冥婚:霸道鬼夫别压我 许暖暖
“咦,长得可真嗑渗,太膈应我了,姑姑赶紧把他给我轰走。”
本来乔墨儿自己长的就不好看了,又来一个长得和她一样,不,比她还要难看的人,对她挤眉弄眼,怕是昨晚吃的饭都快要吐出来了吧。
月兮姑姑摆摆手,让这个商人赶紧离开。
乔墨儿在人群中找了半天都没有看见韩云熙,猜想韩云熙是不是不会来租这个铺子了。
“小姐,不如我们竞拍吧,谁给的价位高,咱们就把铺子租给他们?”
月兮姑姑提议道。
乔墨儿坐在铺子里,垂头丧气的对月兮姑姑说,“随便吧,姑姑你觉得怎么样都好。”
“小姐,那我这就安排他们待会竞拍了。”
乔墨儿点头默许,以为竞拍可以快速开始了,没想到这些人一个个准备了不少好听的话,依次走向乔墨儿,说与她听之后,再入席去参加竞拍。
末世兑换器
乔墨儿也知道这些人是想图个好印象,她也不拆穿他们,只要早点儿把铺子租出去,是不是就可以早点儿回家了。
早知道韩云熙不会来,她就不出耿王府了,一个人在府里看书也比在这儿听人喧哗的好。
她从没有如此想要回去看书的冲动,她也是第一次发现,书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乔墨儿不想听他们说些富丽堂皇的话,索性一个人喃喃自语道:“我爱读书,读书使我快乐,我快乐,我快乐,我特么都快哭了,韩云熙你为什么不来啊!”
星際驅魔師 末羽
圣武至尊 松渊
美女急急如律令,收 彭二少爷
其实韩云熙早就来了,只是乔墨儿不知道罢了。
当韩云熙来同前面的人一样,同她说好话的时候,她那表情就如同蹲坑一般,着实便秘的狠。
“希望小姐给我一个机会,若是我们长久合作,我保证小姐的租金我会双倍付出。”
乔墨儿撑着脑袋,闭着眼睛,愁眉苦脸的朝韩云熙招招手,示意他赶紧离开,她不想看见他。
韩云熙因为昨天无拴同他说了铺子的事情,如果没有出现暗杀的事件,怕是昨天下午就能同她定下来了;可这丫头偏偏又诓骗她,待她到了铺子时,看见告示的时候,她把铺子的价位提高了一番,若不是他想要找一个好的市口,韩云熙才不会过来继续同她掰扯呢。
“下一个。”
“小姐,我希望您赚的盆满钵满,我希望我能和气生财,租金什么呢,小姐要多少,我就给多少,总之不会让小姐吃亏的!”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