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pah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744章 穩,再拆一個看書-8lgjz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为什么警方会知道是另一名歹徒在报复?”柯南好奇追问。
“因为原本停止的计时器又开始跳动,引爆了炸弹,还连累了当时正放心拆弹的爆炸物处理小组的成员,警方立刻查了身亡歹徒的住处,得知他跟朋友同租,等警方赶到的时候,人已经离开了,”高木涉解释道,“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进入警视厅,不过前辈们都觉得,歹徒的那个同伙大概是误会了,认为这是警方在释放假消息、设下陷阱骗他的同伴回去,还害死了他的同伴。”
“那样不就成了贼喊捉贼了吗?”光彦问道。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鉆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是啊,”高木涉看向默默低头吃面的池非迟,“今天池先生和我们又摆了对方一道,如果歹徒在附近观察的话,应该也知道了我们拆除炸弹、并且在周围布下警力埋伏的事,而且我们没有把歹徒找出来,让他逃走了,他说不定会因此报复池先生,所以目暮警官让我一定要保护好池先生!”
“那白鸟警官那边呢?”柯南问道。
“不用担心,”高木涉笑道,“白鸟警官会一直待在警视厅,负责指挥搜查并汇总各路搜查的信息。”
池非迟全程没参与讨论,不急不缓地把拉面吃完,放下筷子起身,“你们吃,我出去抽烟。”
“啊?”
高木涉跟着站起身。
“就在门口。”
池非迟离座,出门。
高木涉目送池非迟出门,发现池非迟只是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下,收回视线继续吃面。
毕竟池非迟不是罪犯,他总不能像盯罪犯一样盯着吧,在门口应该没事……
门外,池非迟低头点了支烟,看向高木涉停在路边的车子。
他的车停在了警视厅,一路上都是跟孩子们一起坐高木涉的车。
高木涉是为了方便保护,他是不想看到自己的车再被炸一次。
在下车的时候,他故意从副驾驶座绕到车后,再绕到驾驶座进面馆,没有从车前绕过去,看起来只是个人下车的习惯,但那时候,他把外衣口袋里的粉笔灰沿车子车门洒了一圈。
车门附近不仅有粉笔灰,还有一些细碎的小纸屑,想到一路上都在撕自己侦探手册的名侦探,他就知道是柯南那小子做的。
看来柯南也觉得歹徒会报复他。
特殊时期,必须小心一点,事实也证明,小心没有错。
絕情總裁的棄婦
靠前座车门的地面上,粉笔灰又大片被擦过的痕迹,纸屑也很不自然地汇在一起,不像是被风吹动的,更像是……
有人趁他们去吃饭的空档,从副驾驶座那边钻到了车子底下,做了点什么,也可能是留了点什么礼物。
“主人,炸弹在车子前座下面,副驾驶座下,”躲在衣服下的非赤道,“好像有一根线……不,是两根,接到车子底下了,离得远,有点看不清。”
池非迟没有急着上前,抽着烟,看向周围的天空。
“嘎!”
对面街的路边,一直跟着歹徒的乌鸦叫了一声,发现自己在的位置有点昏暗,池非迟可能看不清黑漆漆的自己,扑腾翅膀飞高了一些,让街边商店光线照亮自己,又落了下去,重复三遍。
“嘎!”
“嘎!”
池非迟看了一眼才收回视线,表示自己看到了,抽着烟,重新看向高木涉的车,目光在车子后轮旁的下水道井口停了两秒。
炸弹在车子前座下方,大概加上了电点火装置,链接了车子的电瓶,但以那个歹徒制作炸弹的风格,估计还有电子雷管等装置。
车子底下光线太暗,活动空间狭窄,要拆除炸弹只能趴着侧头从炸弹侧方入手,很麻烦……
道行
池非迟回头,发现少年侦探团和高木涉一边吃一边看着印了爆炸预告的暗号纸讨论,估计还要吃上十多分钟,将抽了一半的烟丢到脚边,“高木警官,我去街口便利店逛逛,你们一会儿去找我。”
“啊?”店里的高木涉转头,“好……”
池非迟去了一趟便利店,买了一些更方便拆弹的工具和电导线,转身进了巷口,开下水道井口。
有那瓶化学制品在,可以挑战一下。
……
对面街的路边,歹徒坐在一辆车里,看着池非迟出门抽了烟、又去便利店,死死按耐着心里的兴奋。
虽然那个便利店在他视线死角,被后面停着的车子挡住了,但人总是要回来、上车的,值得期待。
那两个混蛋警察绝对会变成飞灰!
至于那五个小鬼头,那只能算他们倒霉了……
高木涉车子后轮旁的下水道井盖动了动,慢慢被抬起,没有引起歹徒的注意。
池非迟将井口抬起,侧身挪出来,趴到车底,又将井口轻轻放下,匍匐爬到那个黑漆漆的盒子状物旁边,从口袋里摸出一颗胶囊吞下。
那家便利店里没有夜视镜卖,不过非赤的蛇蜕比夜视镜更方便。
等了几秒,池非迟闭上眼睛,脑海里出现色块组成的世界。
月夜眠时人未眠 陌境清幽
炸弹、炸弹内部发热的电子结构、温度偏低的线路、车子、车子外的情况、拉面店里高木涉和五个孩子的一举一动……
稳,开始拆弹。
“南、南杯户车站?!”
拉面店里,高木涉惊讶看着灰原哀。
“没错,”灰原哀指着放在桌上的地图,“三年前那次事件,炸弹安放的地点分别是杯户町的摩天轮和米花中央医院,这两个地方画出的延长线的相交点就在南杯户车站。”
柯南心里有些唏嘘。
多灾多难的杯户町,池非迟那家伙真的太瘟神了。
高木涉看着地图,有些迟疑,“可是,那只是勉强将延长赛解释成延长线……”
“不,”柯南回神,他还是支持灰原哀这个推断的,“既然是车站,那就说明里面有制动器。”
“原来如此!”光彦反应过来,“那么暗号里的制动器,就是指铁路和道路相交的地方的制动器。”
网游之重返大航海
灰原哀看向复印的暗号纸,“‘钢铁的打击区’对应电车。”
柯南摸着下巴,“那么,‘染血的投手丘’,应该就是指车身是红色的列车。”
高木涉连忙拿出手机,“我这就通知佐藤警官!”
电话沟通。
得知佐藤美和子等在外面搜查的警察已经赶过去了,六人也没有磨蹭,匆匆吃完拉面,结账,出门。
灰原哀低头思索,总觉得好像差了点什么。
差了某个擅长解暗号的人。
对,非迟哥看到暗号这么久,一直没有说什么,是不擅长比喻形象式的暗号,还是……
“那你们去街口便利店告诉池先生,”高木涉拿出车钥匙,“我将车子开过去等你们……”
“等等!”柯南挡在高木涉身前,盯着车子周围的碎纸屑。
粉笔灰他知道是池非迟洒的,现在不仅粉笔灰有被擦过的痕迹,他扔的碎纸屑也被动过。
那种痕迹是……有人到过车子附近,而且还钻过车底!
“怎、怎么了?”光彦被柯南的反应吓了一跳。
灰原哀看过去,发现地上的痕迹,顿时了然,有两个人在下车时做了手脚来防止被安装炸弹,不用多想,也能知道是哪两个人做的。
“咦?”
最美的青春遇上最不對的妳 雪域情郎
下一秒,盯着车子的柯南一愣。
非赤咬着一张小纸条,钻出车子,支起头看了看一群人,沿着人行道和车道的阴影爬到一群人脚边。
柯南上前拿起纸条,看到里面的内容后,瞳孔一缩。
灰原哀也走上前,将非赤拎起来,扫了一眼柯南手里的纸条。
“非赤?”步美疑惑上前,“它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大概是又偷溜了吧,”柯南将纸条攥在手里,转头看高木涉和疑惑看他的元太、步美、光彦,卖萌笑,“我觉得大家还是一起去便利店找池哥哥比较好哦,高木警官,你不是还要保护池哥哥吗?最好不要随便单独行动比较好吧。”
“这么说也对……”高木涉挠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被柯南拖着往街口便利店走。
暗中观察的歹徒极度不爽。
这群人磨蹭什么呢?怎么又往便利店去了?
事真多!
一群人到了便利店里,高木涉抬头张望,“奇怪,池先生没有在这里啊。”
阿克夏
柯南想到一个可能,嘴角微微一抽,走到货架,等其他人跟上来后,拉了拉高木涉的衣角,示意高木涉蹲下。
帝鳳之絕品小萌妃 香林
“柯南?”高木涉疑惑蹲下。
柯南凑近高木涉,半月眼道,“他可能又去拆炸弹了吧……”
“炸……”高木涉刚惊讶出声,就被柯南捂住了嘴。
灰原哀也手疾眼快地捂了元太的嘴。
未來重生極品美廚娘 夏染雪
“唔……”元太发出一声闷音。
“嘘……”柯南将之前从非赤那里拿的纸条拿出来,“非赤刚才是从车子底下爬出来的,嘴里还咬着这个。”
纸条上写了一句话,能看出是池非迟的笔迹,但笔迹凌乱,排得歪歪扭扭,似乎是在光线不好的环境下匆匆写的。
【先离开,歹徒可能在附近,车子下面有炸弹,这次还有窃听器。】
光彦看了看便利店外,有些紧张地压低声音,“难道说,歹徒又在车子下方安置了炸弹吗?”
“那池哥哥是不是在车底下?”步美道。
柯南点头,“能确定炸弹里有窃听器,非赤又是从车底出来的,他应该是在试着拆除炸弹吧。”
元太无语嘀咕,“一直告诉我们不要单独行动,他自己却一个人行动……”
灰原哀抱着非赤,分析道,“炸弹没有引爆,说明歹徒还不知道非迟哥在拆除炸弹,不管歹徒有没有在附近观察,我们都不能轻举妄动,更不能靠近车子,特别是高木警官,歹徒的报复对象里肯定有你一个,一旦你接近车子,很有可能让歹徒提前引爆炸弹。”
“那个……”步美指着柯南手里的纸条,“柯南,背面好像还有字。”
柯南疑惑翻转纸条,看着上面同样凌乱的字迹。
【今日问答:一个人会不会在同一个坑里跌两次?】
一群人蹲在一起,凑成堆看着。
“是说这次的歹徒更狡猾了吗?”元太问道。
“不,”柯南一头黑线,“池哥哥的意思是,让目暮警官再带队来埋伏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