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r4t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461章 去,站在宮門外一個時辰鑒賞-85fjg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乐师就位,舞伎、乐伎就位。
外面的宫人们鸦雀无声。
殿内,李治和他的女人们静静的等待着。
周围都是有头有脸的女官和内侍,他们跪坐在地上,满怀期待。
叮的一声。
旋即乐声缓缓而来。
李治微微点头,王皇后轻声道;“编乐不错。”
李治没吭气。
一队舞伎上前,翩翩起舞。
舞姿动人,乐声悠扬。
大狂帝 星鬥小柿子
一舞罢,李治颔首,“不错。”
边上站着的长孙润笑道:“陛下过奖了。”
随后回去,这几个舞伎将会受到嘉奖。
随后一队乐伎上前。
歌声起。
卫无双倾听着,觉得婉转多情。
诗好,编曲好,唱的更好。
她看了一眼,发现那些人都听的聚精会神的。
这是宫中难得的享受时刻,连皇帝都会宽容许多。
一首曲子罢,接着又是一首,中间有舞蹈穿插。
连续听了三首曲,李治微微颔首,觉得不错。
长孙润仗着出身,此刻就站在边上,为皇帝解说。
“这首是上官少监的诗。”
李治点头。
这是他的心腹啊!
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沉浸在了歌声中。
怎么都是别人的?
武媚觉得不对。
阿弟的呢?
她看了长孙润一眼,心想难道是他把阿弟的放在了后面?
可接下来的一首诗不过平平。
武媚微微眯眼,突然问道:“今日的诗都有谁的?”
长孙润目不斜视,看都不看她一眼。
长孙无忌说武媚是贱人、贱婢,长孙润自然有样学样,没给个鄙夷的眼神就算是不错了。
你要说他胆子太大,可李治面对长孙无忌时都得低头,他的一个女人算得了什么?
李治察觉到了,就对武媚微微一笑作为安抚。
武媚眯着眼,想到了长孙无忌对自己的态度。
从长孙润的身上,她知晓自己在长孙无忌的眼中就是个路人,关键是她此刻并无和长孙无忌叫板的地位和本事。
别说是她,就算是李治在此刻都无法和自家舅舅叫板。
阴郁在眼中一闪而逝。
李治的心中也颇为不渝。
舅舅给朕脸色就罢了,你一个靠着皇室门荫的纨绔子弟竟然也敢给朕脸色吗?
如此,这个皇帝是李家还是长孙无忌家的?
他眼中含笑,“太乐署的署令可在?”
朕便不问你了!
杨艺上前,“陛下。”
长孙润的眼中多了不渝。
从先帝在时开始,长孙家就是顶级权贵,宫中有皇后,太子也是自家的外甥,皇帝更是亲切的不像话……长孙润他们以前还时常入宫和皇子玩耍,对当年李治的软弱和小透明还颇为不屑。
久而久之,长孙润觉得皇室也就是那样,和自家的那些亲戚并无区别。
“武阳伯的诗可有?”
李治并非是非听贾平安的诗不可,但他需要用这个举动来安抚爱妃,以及隐晦的告诫一下长孙润。
朕是帝王!
杨艺先看了长孙润一眼。
武媚把他的这个动作看在了眼里,心中不禁微冷。
长孙润再大的脸面也不敢给杨艺一个警告的眼神,否则李治就能拂袖而去。
杨艺见长孙润并无指示,就有些为难了。
说有?
那会得罪长孙润。
得罪了皇帝,若是事情不大,长孙润能保住他。但得罪了长孙润,皇帝一定保不住他。
气氛骤然尴尬了。
歌舞在继续,李治脸上的微笑也挂着,可长孙润却发现……自己坐蜡了。
他的下属面对皇帝的垂询,竟然因为他的缘故而不敢说话。
他看了武媚一眼。
武媚神色平静,仿佛先前被他无视的羞辱压根就不存在。
贱婢!
阿耶说过,武媚那个贱人就是个祸害,蛊惑君王的祸害!
他又看了李治一眼。
李治面带微笑,回看了他一眼,颇为亲切。
罢了!
长孙润看了杨艺一眼。
杨艺松了一口气,“陛下,武阳伯的诗有几首。”
李治含笑道:“如此,可令她们唱来。”
“是。”
杨艺退下,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汗。
长孙润好大的胆子……武媚看了李治一眼,李治微微颔首。
杨艺吩咐下去,那些乐师和乐伎的精神陡然一振。
李治笑道:“这是何诗?竟然引得他们这般欢喜。”
武媚暂时抛掉先前的事儿,笑道:“臣妾说要缠绵的,平安豪迈的诗做的极好,不知此次如何。”
卫无双心想那个小贼不是作过一首红豆生南国吗?被人赞誉为冠绝当时,昭仪为何说他不会作缠绵的诗?
蒋涵把先前的眉眼交锋看在了眼中,低声道:“昭仪先前被长孙润羞辱,武阳伯的诗越出色,长孙润就越丢人。他的胆子好大,竟然真把陛下当作是自家表弟,由此可见长孙无忌在家中谈及陛下时的态度。这是自取祸端。”
卫无双点头,“无能嫉妒,还跋扈不屑,当着陛下问话竟然也敢置之不理,武阳伯曾说天黄有雨,人狂有祸,我觉着长孙家狂的没边了。”
蒋涵点头。
她们不知道长孙无忌的狂,帝王携嫔妃上门恳求,当即封长孙无忌诸子高官厚禄,可长孙无忌顾左右而言他……
乐声起。
乐伎缓缓唱道:“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武媚的嘴角微微翘起。
阿弟果然出手不凡!
这个开头堪称是精彩,让人回味无穷。
卫无双的鉴赏能力要差一些,就紧张的看着皇帝和皇后等人。
皇帝微笑,看不出什么来。
皇后木着脸,萧淑妃却意外的投入。
武昭仪看着微喜。
那就说明很好。
乐伎的声音提高了些,边上的杨艺竟然陶醉的跟着摇头晃脑。
这首诗让他如此沉醉吗?
卫无双倍感好奇。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和你相隔两处,恨不能有彩凤的双翼,飞到你的身边。我和你的心就像是那犀牛角一般,息息相通,再无分隔,融为一体。
呀!
卫无双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蒋涵也不禁微微叹息,“好诗!”
她的眼中多了惆怅之色,不知是否想起了在宫外的岁月。
这诗意简单直白,那相思之情却灼热。
宫人和内侍们都恨不能拍手叫好,胸中只觉得有热气蕴集着,几欲喷薄而出。
阿弟竟然写出了如此名句!
武媚目露异彩,看了长孙润一眼。
原来你压下阿弟的诗便是因为羡慕嫉妒恨?
小人!
贱人!
武媚的目光就像是刀,在长孙润的身上划过。
长孙润别过脸去,只觉得憋屈之极。
但……皇帝还没表态,如此还好。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北门类转蓬。”
离开你之后,什么事都无法让我打起精神。我在百骑进出,心绪也不在公事上,四处飘舞。
北门:先帝在时,以百骑分两番在北门长上,北门有一阵子也因此成了百骑的别称。
李治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是酣畅淋漓的一杯酒。
王皇后看了长孙润一眼,心想若是要压制贾平安,那便早些令杨艺不得去寻贾平安要诗。如今诗到手,歌曲在手,可见长孙润是编排好了才发现贾平安的诗出彩,这才出手压制。
蠢!
王皇后摇摇头。
长孙润正好看到了她的摇头,不禁有些羞恼。
可小贼的诗那么好,为何无人喝彩?
卫无双觉得不公平。
今日就是帝后和宫人同乐,就算是你喊一声好诗,皇帝也只会笑吟吟的点头。
她看看周围,才发现自己错了。
狂妃,吃完不许赖
在这里的都是女官或是有头有脸的内侍,这些人都是老油条,早就看出了长孙润和皇帝,以及和武媚之间的那些不对劲,所以都闭眼享受,绝不出声。
大人物之间的恩怨,小身板离远些,变得躺枪。
卫无双心中不忿,“好诗!”
“彩!”
有人也憋不住了,大声叫好。
“彩!”
外面的人更多,都欢呼了起来。
有人在外面说道:“这等好诗为何先前不唱?”
长孙润木然看着虚空。
李治知晓他此刻心中憋屈,就问道:“下面是谁的诗?”
“陛下,还是武阳伯的。”
嗯?
竟然不止一首?
李治忍不住看了长孙润一眼,不禁有些小同情。
外面有人在嘀咕,“说是武阳伯得罪了太常寺的那人,故而他的诗被压了下去。”
乐声再起。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轰!
气氛一下就炸了!
若说前面的一首诗是诉说相思之情的顶尖之作,那么这两句堪称是在热烈的表白。
在见过你之后,其他女子再也无法入我的眼。
李治不禁看向了武媚,而武媚也偏头看向了他,瞬间一种温情越过这段距离,在二人的心中共鸣着。
黄金法眼
“这个武阳伯!”蒋涵揉揉眼睛。
这是那个小贼才将作的诗,他这是在向我表白吗?
卫无双的面色意外的灼红,脸上发烫。
她想起了贾平安以往逗弄自己的事儿,譬如说哄她,说她的肩头有东西,或是鬓角有东西……
此刻那些逗弄都化为情义,在她的脑海里定格,成为此生最美好的回忆。
蒋涵低声道:“你和苏荷都好福气。”
这等愿意为她们花心思作诗的男子,想来对她们也不会差。
卫无双嗯了一声。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我经过花丛却懒得多看一眼,一半是因为修道,一半是因为你……
李治和武媚再不遮掩,就这么看着对方。
武媚在感业寺中苦熬,可不就是这首诗的写照吗?
贾平安用了修道,而不是修佛,这便是为他的阿姐遮掩。
但情义却喷薄欲出,让武媚不禁眼中含泪。
李治唏嘘不已。
杨艺满面红光,那种主导出了优秀作品的兴奋,让他脚步都轻快了几分,“陛下,下面没了。”
李治正在和爱妃含情脉脉,闻言随口道:“如此,便散了吧。”
“陛下。”
渣男和武媚在眉目传情,发生地就在王皇后的眼皮子底下,她各种羡慕嫉妒恨,下意识的就不想让皇帝和那贱人如意,“那些宫人眼巴巴的还等着听呢?想着他们此次跟来也辛苦,往年在宫中也少有此等歌舞,要不……”
李治一想也是,就点头,“如此,便再唱几首。”
“红豆生南国……”
炸了!
长孙润觉得自己的心态要炸了。
几首唱下来,竟然全是贾平安的诗。
终了,众人念念不舍。
周山象赶紧过去把武媚扶起来,邵鹏在边上盯着旁人,不许人碰撞到怀孕的武媚。
武媚起身,看了长孙润一眼,淡淡的道:“终究还是平安出色。”
你长孙润说平安农家子出身,可你有他的才华吗?
你不过是靠着门荫入仕的纨绔子弟,也配压制我的阿弟?
这一刻,武媚的眼中全是威仪。
而那些女官和内侍也赞同这话。
“武阳伯的诗令人赞叹不已。”
“相思之情原先他用一首红豆生南国便道尽了,谁知道今日的两首诗更是让人动容。”
“……”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还可领现金!
卫无双和蒋涵走了出去,看着夕阳,突然想去看看那个小贼在做什么。
武媚回到了自己的地方,先去看看李弘,然后出来踱步。
“昭仪,那两首诗真的好。”
周山象说不出怎么好,但就是觉得好。
“当然好。”
武媚含笑道:“我只是想让他出个风头,可没想到他却用两首诗让长孙润颜面全无。尤其是第二首,更是为我量身而作。”
她缓缓吟哦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她想到的是和李治的初识。
“昭仪,长孙润那边若是回去诉苦,长孙相公怕是会刁难你。”
“低头可能让他回心转意吗?”
周山象摇头,“他们说长孙相公……”
“他看不起我的出身,我不是世家门阀出身,如此所思所虑和他们自然不同。”
武媚当然知晓长孙无忌对自己反感的缘由。
“其实……”
邵鹏开口,“昭仪,也不是没办法,譬如说武阳伯那边的亲事……”
“让平安娶一个世家门阀的女儿吗?”武媚笑道:“我想过。若是平安娶了一个世家门阀的女儿,如此我和那些人自然就亲近了。可……”。
她狭长的眼微微眯着,“可我是武媚!”
第二日,贾平安进宫来看女方的回书。
“武阳伯!”
一个内侍突然喊了一声。
贾平安微微一笑。
进了后宫后,有宫女竟然大胆的盯着他看。
“你不知道,昨日你的那两首诗一出,那些人是如何的欢喜。”
武媚把女方回书给他看了一眼,然后就放了回去。
这东西就相当于结婚证。
现在卫无双就算是他的女人了,只是要等着迎娶。
哥有媳妇了!
贾平安出宫的步伐格外的轻盈。
“无双?”
卫无双就在前方俏立。
贾平安走了过去。
“我刚看了回书。”
贾平安忍不住笑道:“你何时出宫?”
卫无双摇头。
都是我的女人了,你还矜持个什么?
若非这里有人,贾平安定然要抓住她的小手。
“得等回长安城。”
卫无双皱眉,“成亲前不许对我动手动脚的,否则我……”
贾平安飞快的抓住了她的小手,然后放开。
我就摸了!
我再摸!
中国制 兵不血
我摸……
呯!
贾平安的胸口挨了一拳,但毫无力道。
贾平安正色道:“家里的卧室你喜欢如何装饰?回头你写下来,我叫人送回长安,让家中人装修。”
他竟然这般尊重我吗?
卫无双心中微暖,“我……就那样。”
我知晓你钢铁直女的性子,但我得问啊!
“对了。”卫无双转换了个话题,“昨日歌舞,长孙润压下了你的诗……”
他会愤怒,进而讥讽吧?
压下我的诗?这不是应该的吗?
重生复仇之孕事 大江流
杨艺这人还不错,被压下后,遣人悄然告知,并表达了歉意。
既然都是对头了,利用自己的职权狠抽对方的脸,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贾平安很平静的道:“预料中事。”
他竟然不怒?
此刻亲事已成,卫无双也想了解一下夫君的心性,就问道:“你不生气?”
“我生什么气?”贾平安莞尔道:“人生在世总会遇到许多事,生气若是能解决问题,那也就罢了。可生气除去让对方得意洋洋之外,只会让你的身体受损。如此,我生什么气?”
他补充道:“再说了,他能打压我的几首诗,可他能打压我的才华吗?”
我的才华就是大江大河,奔流不息,长孙润不过是小丑罢了。
他果然是大气!
大气的男儿不会差!
这是当年家里人说的。
“昨夜长孙润隐晦的顶撞了陛下,颇为跋扈,还羞辱了昭仪。”
阿姐先前竟然没说此事,自然是担心我大怒,随后去寻长孙润的麻烦!
贾平安微微眯眼,眼神陡然冷厉,“天黄有雨,人狂有祸。无双,人得意时莫要忘形,忘形必然有祸。你且冷眼看着,看看那些人的下场!”
卫无双点头,“好。”
贾平安突然一乐,“这怎么就那么像是夫唱妇随呢?”
这个小贼!
卫无双咬着红唇,真想给他来一腿!
“对了,阿姐说了,此事已经在陛下那里通过气了,此后你无需遮掩。”
卫无双心中微喜,“我知道了,你且回去。”
不该是我说你且回去吗?
谁是老公?
第二日,贾平安就来到了太常寺,亲切询问了那些乐师和乐伎对那两首诗的看法。
反响很热烈,众人都希望贾师傅能多写些这等名篇,传唱天下。
贾平安走出太常寺大门的那一刻,就看到了背身而立的长孙润。
“你确定要与长孙家为敌?”
贾平安露出了微笑,“你能代表长孙家?”
你这个小屁孩儿,真以为自己是根葱了?
长孙润深吸一口气,接着便去寻了长孙无忌。
“阿耶,那贾平安羞辱孩儿。”
长孙无忌抬头,“说!”
长孙润把此次的事儿说了出来,从刚开始碰到的争执,到他压下那两首诗……
长孙无忌放下毛笔,揉揉眼睛,平静的问道:“你让雉奴当众没脸了?”
长孙润下意识的道:“回头他来家中时,我私下致歉就是了。”
一卷书飞了过来,重重的拍在长孙润的脸上。
“胆大妄为!”
长孙无忌起身过来,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骂道:“为父能这般待他,那是因为为父乃是先帝的托孤之臣,更是他的长辈。你……算他的什么?”
长孙润噗通一声跪倒,“阿耶……”
长孙无忌重重的一巴掌抽去,长孙润的脸都肿了。
“去,站在宫门外一个时辰!”
……
周一,求票。